申博开户网址 申博开户 申博开户 申博亚洲官网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138娱乐 申博会员 申博网 申博sunbet官网 太阳城申博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搏官网 申博代理 太阳城申博娱乐 申博总代理 申博会员 菲律宾网上娱乐 申博体育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 菲律宾网上娱乐 申博体育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 申博娱乐官网 菲律宾网上娱乐 申博网上娱乐 申博sunbet 申博太阳城官网 申博正网 申博注册 申博注册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 太阳城申博 申博总代理 申博体育 申博代理开户 太阳城申博 申博正网 申博太阳城 申博游戏 申博太阳城 申博娱乐代理 申博太阳城官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 申博太阳城娱乐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网 申博亚洲 申博网址 申博官方网 申博网址导航 申博在线 申博sunbet官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 申博亚洲 申博太阳城官网 太阳城申博 申博管理网 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官网开户 申博开户网址 申博太阳城 申博亚洲官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网 申博现金网 太阳城申博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开户网址 申博网址导航 申博官方网 申博网址 菲律宾申博 申博下载, 申博会员 申博官网 申博网站 申博开户 申博开户 申博代理 申博代理娱乐网 申博正网 申博官网开户 申博Sunbet 申博官网开户 太阳城申博 申博太阳城 申博官方网 申博 申博太阳城娱乐
当前位置: 申博>史海拾贝

于谦:留得清白在人间

文章来源: 华语文学网 作者: 图片来源: 报社: 2017-05-17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首流传广泛的《石灰吟》,是明朝杰出的政治家和民族英雄于谦一生的真实写照。脍炙人口的诗篇,洋溢着浩然正气,充满着清白节操,几百年来,犹如一面明亮的镜子,照鉴着无数仁人志士,洁身自持,去私为公。

在我国封建社会的官吏中,于谦属大器早成。二十三岁考中进士,二十五岁就出任山西省道御史,而立之年刚过,便当上了江西省巡按,出使时于谦写诗明志:

春风堤上杨柳新,远使东南慰小民。

千里宦官难了志,百年尘世未闲身。

豺狼当道须助殄,只将衷赤布皇仁。

出官为政,于谦就把勤政爱民为己任,一到江西,就明察暗访,访疾问苦,一年之中“雪冤囚数百起”,对不法官吏,严惩不怠,亲王权贵,连连被他斥革褫夺者数十人。于谦的干练才能和公明大义,深得百姓爱戴,颇受皇帝信任。公元1430年,河南和山西等地发生灾荒,宣宗皇帝亲点于谦,任命他为兵部侍郎兼巡抚河南、山西都御使。

于谦单骑赴任,遍巡州县,不辞劳苦,“朝在太行南,暮在太行北”,“随处停骖问民俗,不知归鸟背斜阳”,于谦所到之处,看到的是困苦不堪的广大农民,生活无着,啼饥号寒,村落一片荒凉的景象,然而那些剥民脂膏的地方贪官,为了粉饰政绩,邀功领赏,强迫农民还债交粮,于谦对此痛愤不已,写下了《荒村》一诗,对这些“报喜不报忧”,不顾百姓死活的污吏进行了揭露和抨击:

村落甚荒凉,年年苦旱蝗。

老翁佣纳债,稚子卖输粮。

破壁风生屋,梁颓月堕床。

哪知牧民者,不肯报灾伤。

目不忍睹的凄寒景象,使于谦“食罢相看泪如雨”,他秉笔上疏,奏请朝廷拨银三十万两救济灾民,命设置各州县的“平准仓”,减价粜给灾民,免除百姓的劳役田租。灾荒之年,疫病流行,于谦又设“惠民药局”,为百姓施药看病,使数百万民众得以存活,被民众称为“于青天”,不少地方的百姓为他建起了生祠供奉。

“名节重泰山,利欲轻鸿毛”,这是于谦为政的权力观和名利观,从二十五岁踏入官场,他居官三十多年,清心寡欲,淡泊名利,“但令名节不堕地,身外区区复何求”,把名节看得重于一切,时刻自持节操。每次进京奏事,只有随身行囊,一些好心人劝他不带金银珠宝,也得带点土特产品赠送权贵。对于这些土玩艺儿,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那算个啥,根本就拿不出手哩,既使这样,于谦也是吝啬不舍,举起衣袖笑道:“带有两袖清风!”并随口占诗一首:

手帕蘑菇与线香,本资民用仅为殃。

两袖清风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

于谦擢升为兵部左侍郎进京,便成为皇帝身边的重权大臣。“土木之变”之后,蒙古瓦剌首领也先挟英宗进犯京都,国家危急,这位“救时宰相”,挺身而出,“毅然以社稷为己任”,勤于政务,日理万机,常宿衙舍,“日夜分国忧,不问家产”,“自奉俭约,所居仅蔽风雨”,常被“错认野人家”,和他正三品的显赫官职极不相称,但于谦对此却怡然自得,吟诗趣乐:

小小绳床足不伸,多年蚊帐半生尘。

宫资已极朝中贵,况味还同物外人。

老圃松筠随处好,名园桃李随处新。

公余只合凭书卧,座上何须有大宾。

一个堂堂朝中大官,住在这样一个“野人家”的屋子里,景帝见他家居简陋,实在有点看不过去,就赐给他宅第西华门,不料于谦推辞说:“国家多难,臣子安敢自安?”固辞不允。“夺门之变”他被奸臣诬陷“谋逆”杀害,抄斩没籍时,“家无余资”。在当时那个赂贿横行的封建社会,不要说一个位极显赫的朝廷要臣,就是一介七品县官,也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抄家官兵见于谦家的正屋闭门紧锁,以为金银珠宝藏于其内,打开一看,全是皇帝赏赐的玺书、蟒袍、剑器之品,别无它物。《明史》记云:于谦对皇帝的御赐之物,“悉加封识,岁时一省视而已。”但时间是公正的,历史终于还于谦一个清白。公元1466年,于谦冤案昭雪,明宪宗亲自撰写诰语:“当国家之多难,保社稷以无虞,惟公道之独持,为权奸所并嫉,在先帝已知其枉,而朕心实怜其忠。”由此,于谦的在天之灵回到了故乡杭州,和岳飞祠双悬西子湖畔,像那一涨清澈透明的湖水辉映日月。

糜不有初,鲜克有终。于谦自入仕途,一尘不染,一生清白,对于一个封建社会的官吏,殊当可贵,他那高尚的情操,一直为后代的贤官能吏所景仰效仿,激励和鼓舞着人们爱国为民,清廉从政。清人袁枚写诗赞道:

江山也要伟人扶,神化丹青即画图。

赖有于岳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

太史公司马迁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纵览官场人生,无数大大小小的官吏,多为名利累惑,一个人来到世界的时候,一尘不染,清清白白,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很难不染一尘,白白清清。为官从政者,倘能如此,像于谦那样把清白的一生留给人间,那他就是脱俗超凡了。

分享到
18.2K
史海拾贝
返回顶部
申博开户网址 申博开户 申博开户 申博亚洲官网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138娱乐 申博会员 申博网 申博sunbet官网 太阳城申博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搏官网 申博代理 太阳城申博娱乐 申博总代理 申博会员 菲律宾网上娱乐 申博体育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 菲律宾网上娱乐 申博体育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 申博娱乐官网 菲律宾网上娱乐 申博网上娱乐 申博sunbet 申博太阳城官网 申博正网 申博注册 申博注册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 太阳城申博 申博总代理 申博体育 申博代理开户 太阳城申博 申博正网 申博太阳城 申博游戏 申博太阳城 申博娱乐代理 申博太阳城官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 申博太阳城娱乐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网 申博亚洲 申博网址 申博官方网 申博网址导航 申博在线 申博sunbet官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 申博亚洲 申博太阳城官网 太阳城申博 申博管理网 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官网开户 申博开户网址 申博太阳城 申博亚洲官网 申博太阳城娱乐网 申博现金网 太阳城申博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开户网址 申博网址导航 申博官方网 申博网址 菲律宾申博 申博下载, 申博会员 申博官网 申博网站 申博开户 申博开户 申博代理 申博代理娱乐网 申博正网 申博官网开户 申博Sunbet 申博官网开户 太阳城申博 申博太阳城 申博官方网 申博 申博太阳城娱乐